当代资本主义的噩梦开始了

 时间:2020-09-25  贡献者:322fk.com

导读:当代资本主义新论,当代资本主义的噩梦开始了2016-03-16 14:13点击:654 次现今的学术专著多如牛毛,值得一读的却凤毛麟角。然而, 有一本关于资本主义未来命运的书,却值得大家花点时间去 阅读。这本

当代资本主义新论
当代资本主义新论

当代资本主义的噩梦开始了2016-03-16 14:13点击:654 次现今的学术专著多如牛毛,值得一读的却凤毛麟角。

然而, 有一本关于资本主义未来命运的书,却值得大家花点时间去 阅读。

这本书的名字叫: 《资本的终结——21 世纪大众的经 济学》 (注 1) 。

“终结”加“大众” ,可以说是名副其实。

什 么意思?就是说,这本书是分析预测资本主义命运的专著, 而且是写给 21 世纪大众看的专著。

全书虽然重在理论分析, 却具有很强的可读性。

卢映西教授这样评价《资本的终结》 (注 2) :——“这是一本立足当代现实弘扬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的著作,深入浅出地勾画了资本主义的整个生命历程: ‘资 本主义制度从 16 世纪在欧洲起源,19 世纪称霸全世界,到

了 21 世纪,已经开始走进历史的死胡同了。

’ (第 201 页) 资本主义目前的‘这一次’到底怎么不一样?《资本的终结》 明确告诉大家,这一次是资本主义的终场演出,没有续集! ”——“不掉书袋,只讲常识,让所有违背常识的‘宏大叙 事’相形见绌” 。

——“ 《资本的终结》现在就来揭开谜底,确实有点振聋发 聩。

更大的麻烦还在于,这本书会让人们蓦然惊觉,原来我 们正处于资本主义即将失败,而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已经失败 的当口,未来的世界是什么样,完全没有现成的答案!不过, 这正是此书浅易行文风格背后蕴涵的深意:只有认清我们面 对的困境,才有可能丢掉幻想,重新上路。

”卢映西的思想和文风历来一针见血,她的评价十分中肯, 非常到位。

很多人喜欢听“讲故事” ,却不喜欢听“讲道理” 。

《资本的终结》把道理写的如此深入浅出,读者一定会从阅 读中获得海量信息和巨大收获, 我就不一一点评了。

在这里, 我想为读者提供一点相关的背景故事,从另一个侧面或能增

加对本书的了解。

李民琪老师,美国犹他大学经济学教授;张耀祖老师,著 名的左翼学者。

二位我都曾有过交流,他们对当代资本主义 的认识不仅有着理论上的深刻性,更有着经验把握上的精准 性( “精准”是现在流行的说法,我借用一下) 。

尤其是李民 琪教授,他对当代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危机内在逻辑的分析和 挖掘,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相比李民琪教授的深刻, 张耀祖似乎更有“左翼活动家”的气质。

所谓“活动家” , 没别的意思,是指在我的印象里,张老师重视底层的经验调 查,对基层生活有着非常深入的体验。

许准博士和齐昊博士都是人民大学的青年教师,我素未谋 面。

记得去年在西南财大召开政治经济学年会,齐昊博士有 一个发言,题目是《国有企业是增长之咒吗》 。

学界都知道, 国企效率问题,除了唠叨其低效率的故事可以不断重复之 外,在今天的语境下,客观公正的学术分析几乎是不可触碰 的禁区。

说是禁区并非虚言:你写的文章如果与主流观点不 一致,肯定会遭到学界的嘲笑和不屑。

就算你不怕嘲笑,又 有那个刊物敢发表你的观点?所以,敢为国企效率做一点客

观公正的辩护,不仅需要学术水平,更需要政治勇气。

年会上安排我做讲评,我一下子就被齐昊的发言题目吸引 了,于是主动请缨点评齐博士的发言,意在给力支持。

很遗 憾,后因齐昊的发言安排在下午,而我上午点评后就离开了 会场,错过了这个机会。

前几天我到北京参加一个座谈会, 回成都后听说齐昊参加了会议。

因当时忙于开会, 无瑕谋面, 又一次错过了当面交流的机会。

众所周知,在马克思主义已被边缘化、妖魔化的语境下(注 3) ,能给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开设一点点有限的课程,那 就皇恩浩荡,要谢天谢地了。

鄙校政治经济学专业有位教授 就告诉我,她讲授《资本论》讲的很是郁闷。

说听课的学生 告诉她,你这里讲《资本论》如何如何科学,而同一个专业 的老师却在隔壁课堂上卯足劲地大批《资本论》如何如何荒 谬。

唉!都是政治经济学专业的教师,您让我们情何以堪? 结果搞得学生无所适从。

政治经济学专业的教师不信马克思 主义政治经济学,这就是当下中国已然盛开的一朵奇葩。

教 师自己没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自信,遑论讲授这门课程了。

然而在人民大学却是另一番景象。

作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 学重镇的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这里汇聚了不少全国著名 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授:卫兴华、吴易风、林岗、张 宇、邱海平、孟捷??,等等。

此外,这里的青年教师也是人 才济济,比如本书作者之一许准博士,他的政治经济学讲课 大受同学们的点赞: “准哥的课讲得非常好” , “超级好的老 师~~有思想” , “老师上课很有感染力,讲课很吸引人,和现 实联系密切” , “真的是很好很好的老师!讲的东西完全不死 板,但又很有现实意义,而且比较容易懂”——看到这样的 评价我想,有这样的出色的青年老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 学后继有人。

2008 年,我在《剩下的都是好样的》的博文中写道: “毫 不夸张地说,今天在高校宣讲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已经和过 去搞地下工作相去不远。

面对如此‘白色恐怖‘,作为教师 的我,感同身受,每每总会想起《闪闪红星》里的一句经典 台词: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 ”——令我稍感欣慰的是,8 年 过去了,马克思主义的队伍不是在萎缩,而是在扩大。

读读 《资本的终结》吧,这不,马克思主义者并没有随着老一辈 的故去而消亡,而是越来越年轻化了!

 
 

微信扫一扫 送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