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短篇小说

 时间:2020-09-25  贡献者:322fk.com

导读:小说十二岁的噩梦免费下载 小小噩梦普通下载中文,噩梦 安影又看到了。 一栋豪宅内,隐约可以看见有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交谈。 模糊的轮廓中可以看出男人衣冠楚楚,斯文有礼,俨然一位成功人士。女人明眸皓齿,穿 着光鲜时尚。

小说十二岁的噩梦免费下载 小小噩梦普通下载中文
小说十二岁的噩梦免费下载 小小噩梦普通下载中文

噩梦 安影又看到了。

一栋豪宅内,隐约可以看见有两个人坐在沙发上交谈。

模糊的轮廓中可以看出男人衣冠楚楚,斯文有礼,俨然一位成功人士。

女人明眸皓齿,穿 着光鲜时尚。

安影努力想走近看看他们的模样,可前方似有一面无形的墙,不对,应该说是一股强大的 阻力,让她举步维艰。

异变突起。

似乎两人起了争执。

男人猛地跳起,拽过身旁的靠枕捂上了女人的脸。

女人痛苦的挣扎着,四肢胡乱挥舞,也抵不过男人死死摁住靠枕的强有力的手。

安影惊恐地瞪大眼睛,她想尖叫,可发现怎么张嘴都发不出声音。

声带在不停地剧烈的震 动,四周却像海绵一般将声音吸收殆尽。

安影惨白着脸看着女人的手摆动得越发无力,她开始奋力向前行进。

唰。

一道刀光劈开面前所有的迷雾与黑暗。

一切平静如初。

周围安静的吓人。

唯一不协调的就是急促而粗重的喘息声。

安影摸索着拉开床头灯。

昏黄而细小的光线钻出来,迅速占领整个漆黑的房间。

安影两眼无神的目视着前方。

头上的汗冷却下来黏在皮肤上,不舒服,她也不去擦。

一个月了。

这个噩梦。

可怕之处在于所有的梦境完全一样,每个动作,每个细节,然后在最后戛然而止。

梦魇。

第二天一早安影就发现右眼不停的跳。

她心里一沉, 但也没想太多, 整理一下就去上班了。

安影是一家小有名气的平面装饰公司的首席设计师。

男友尹晨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大牌律 师,两人恩恩爱爱,羡煞众人。

这一天很平静的在安影的惶惶不安中过去了。

平静直到傍晚。

正是临下班的时候, 远处天边的红霞染红街道, 安影怎么看却觉得是血的颜色。

就在这时, 她接到了一个电话。

手机砸到地上,摔得粉粹。

她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脑里只有不断回想着的残忍的话语。

“您的朋友尹晨在三环路口与一辆货车相撞,现在正在第一人民医院抢救……” 五日后。

尹晨的葬礼。

安影一身白衣,面容憔悴,身体瘦弱的似乎被一阵风就可以吹倒。

尹晨是孤儿,所以能够作为他亲属的也就只剩下安影了。

安影的父母也一身白衣站在安影身边。

就在一个多月前安影才带尹晨去见父母, 二老对这 个准女婿还赞不绝口,只是没想到…… “小影,尹晨这孩子,我和你爸也都很喜欢,没想到发生这种事,但毕竟也是命啊,你可 不要冲动啊” ,安母迟疑着张了口。

“你妈说的对, 人死不能复生, 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你自己照照镜子, 你还能见人么?” 安父也开了口。

安影面色苍白,摇摇欲坠。

她轻敛眼眸,低声说: “谢谢爸妈的关心,我自己懂得分寸。

” 言毕又抬头紧紧注视着墙上悬挂的黑白照片。

安父安母见此也只得叹口气,默默走开了。

安影哀伤的凝视这笑得一脸灿烂的尹晨,眼眶已经干涸。

她干涩的眨眨眼,只觉得眼睛一 阵刺痛,可能是因为好几天没合眼又哭干了泪的原因吧。

巨大的悲伤汹涌而出,迅速蔓延到 房间的所有角落,连灰尘都静止悬浮不动了。

“晨。

”声音似从天边传来,哀恸得让人闻之落泪。

“不是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直到白发苍苍,你怎么可以抛下我。

” “你路上会寂寞吧,那就别走啊!留下来不好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声音已经轻的不可耳闻。

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她梦见尹晨的车被一辆大货车撞得粉碎, 她撕心裂肺的尖叫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她向尹晨 的车子跑去,泪水在空中被甩落,瞬间蒸发掉。

眼看就要靠近了,脚下忽然一个踉跄,跌入了黑暗中。

眼前的迷雾褪尽后, 安影发现又回到了那个噩梦的场景。

安影心中突然涌出一股愤怒之感, 她大步向前跨去,这次竟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她轻而易举的到达了沙发前,看清了两个人的 容貌。

一瞬间她似被人扼紧了喉咙, 攥紧了心脏, 血液全部倒流回头顶。

巨大的惊恐死死捆住她, 任由冰凉涩骨的阴风把她的皮肤吹的刺痛。

安影醒来的时候是正午。

太阳明晃晃的照在她脸上,刺激的她立即又闭上了眼。

她反复眨 了好几次眼才渐渐适应光线。

病床的右侧安母正趴在沙发上沉沉的睡着了。

安影轻轻的下了床,没有惊动安母,悄悄的 独自离开了病房。

两个星期后,几个警察来到了安影的家中。

“安志先生,您涉嫌一起谋杀案,请跟我们回警局配合调查。

警察在安父安母错愕的眼神 中把安父带走了。

在法庭上,安父安母见到了失踪多时的女儿,可没想到的是她所在的位置是原告席。

“ 现在我宣布, 嫌疑人安志因买凶杀害受害人尹晨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 剥夺政治权利终 身。

”法官威严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法庭上,安母的哭声撕心裂肺。

安影在警察的陪同下见到了安志。

他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我可以单独跟他说几句话吗?”安影询问身旁年轻的警察。

警察考虑了一会儿, “好吧,不过不要说太长时间。

” “谢谢。

” 探监室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安影面无表情地看着父亲,一言不发。

安父复杂的看了安影一眼,叹了口气, “你……是怎么怀疑到我的?” 安影沉默了半分钟,然后开了口。

“还记得我第一次带尹晨回家吗?自那以后的第三天我就开始重复的做同一个噩梦。

我梦 到一男一女吵架, 然后那个男的就……就用枕头捂死了那个女人, 只是两个人的面容我一直 都看不清楚。

这种状况维持了一个多月,我实在忍受不了了,就偷偷去找了心理医生。

医生 说我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心理催眠,另一种……”安影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直视 安父, “就是因惊吓导致暂时性失忆,后来又无意中见到什么关键事物或类似场景而触发了 深藏在脑海中的记忆, 但因为当时潜意识中拼命想忘记这段回忆, 所以具体面容一直记不起 来。

” 安影看到安父脸色变了变,继续说: “晨出事我晕倒的那次,我又梦到了这个场景,不同 的是我可以看清那两个人的模样了! ”安影猛地女士安父,眼中似要迸出火花: “我看到那个 杀人凶手就是你!而那个女人……我第一眼看上去就觉得有些眼熟,然后我就突然想起来,

那个女人……有着和晨一模一样的一双眼睛! ” 安父晃了一下身子,没有开口。

“醒来之后,我回忆起你第一次见到晨时眼中一闪而过的一丝震惊,当时我忽略了,但现 在我是清清楚楚的想起来了, 我想也许那个激起我记忆的事物就是你当时的那个眼神吧。

这 些事情都让我感觉到不对劲,于是醒来后我就悄悄地走了。

我找人调查了那场车祸,你猜我 发现了什么?” 安影顿住了,紧紧盯着安父。

“那个货车司机在车祸中是当场死亡, 我看了那天的录像, 那辆货车分明就是故意撞上晨 的车子,目的就是玉石俱焚。

出乎我意料的是那个司机被查出来是个越狱的死刑犯。

后来的 我就不用多说了, 法庭上已经说的很详细了, 你找到他给他一笔钱保障他家人以后的生活与 安全,条件是他与尹晨同时消失。

” 安父默默转过头,低声说: “你这样做,你妈要怎么办?” 安影听到这话突然激动起来, “我妈?你还敢提我妈?你为什么要杀尹晨我不知道吗?他 是你的私生子! ”安影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 “别装傻了,你第一眼就认出他了不是吗?不 然也不会那么震惊。

他是被他妈妈送到孤儿院的,而他妈妈,我想你立即就去查了吧,可惜 你没有销毁干净,我还是找到了他妈妈的一张照片,就是我梦里的那个人!那个被你杀死的 女人! 而我之所以会梦到你杀她的画面, 是因为小时候我因为贪玩而溜进了你所谓的荒废的 别墅,撞见了这一幕,受到过度惊吓而丧失了当时的记忆,现在我都想起来了。

” 安影有些声嘶力竭,她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把声音放得低一些: “将这一切联系起来,难 道还不明显吗?那个女人是你的情妇, 你因为某种原因杀了她, 当你发现我竟与她儿子相恋 之后,不能容忍乱伦,更怕我会渐渐想起来这件事,于是就找人杀了他,我说的没错吧。

” 面对安影的歇斯底里,安父却平静下来了。

他缓缓地开口: “没错,她是我的情妇。

当年她生下我的孩子后竟偷偷把他藏起来,威胁 我要我把百分之五十的财产给她,否则就抱着孩子闹到媒体那去。

当时我的公司蒸蒸日上, 若闹出丑闻,不进公司的声誉受影响,更有可能破产,我一时冲动就杀了她,只是后来我怎 么都找不到孩子,最后也只好放弃。

当我见到尹晨时我就怀疑他就是那个孩子,我找人去查 了他, 当得知他真是是我儿子后, 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不能让他和你在一起, 而且留着他后患无穷,无奈之下我选择让他消失……” “你!禽兽不如! ”安影满脸泪水地大吼。

“这样的结局也是我应得的吧。

”安父闭上了眼睛。

安影慢慢走出警局,耀眼的阳光照出大片的光亮,她却觉得她是在黑暗中行走。

她来到了那座现在真正荒废了的别墅。

大门上积了厚厚的灰,墙角蛛网已经织了几层。

门虚掩着,用手轻轻一推就开了。

安影想起父亲在这里曾做过的事情,眼神中不禁带上了厌恶之情。

可真正踏进去之后,蒙 尘已久但又有些熟悉的家具触动了她脑中的那根弦,回忆铺天盖地的涌来。

“爸爸?”稚嫩的声音中带着疑惑。

男人闻声看去,瞳孔一缩,猛地醒悟过来,立刻扔掉手中的枕头。

“我……”男人不知道怎么解释。

“这个阿姨是谁啊,爸爸为什么要捂着她脸呢?”小女孩睁着大眼睛好奇地问。

“呃……”男人手忙脚乱的把已经昏过去的女人扶起来。

“她……是爸爸的好朋友,刚才 爸爸在和她做游戏呢。

” “啊……”女人嘤咛了一声,好像要醒过来。

男人眼神慌乱,他闭上眼睛,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咱们走吧,阿姨一会自己回家。

”男人走过去想牵小女孩的手。

就在这时女人醒了过来,她很快想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抓起桌上的水果刀,向毫无防备 的男人背后戳去。

“啊! ”小女孩看到这一幕尖叫起来,男人警觉地回头,险险避过了这一刀。

“小琪,你别冲动,我刚才,我没想杀你,我只是……”男人一边躲避着亮闪闪的刀,一 边慌忙地解释。

“安志,没想带你是这样的人,乖乖下地狱吧! ”女人眼神仇恨,表情扭曲。

“啊! ”男人胳膊上被狠狠扎了一刀,吃痛的喊了出来。

” “小琪,我真的不想对你怎么样,我愿意给你钱,只要你不破坏我的家庭……”男人忍着 痛艰难地说。

女人讥笑了两声,正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胸口忽然疼到说不出话来。

她缓 缓低下头,看见胸口源源不断的流出鲜血。

她“咚”地跪倒在地上,然后倒下,一动不动。

男人看见她的背上插着一把水果刀。

男人震惊地看着面前的小女孩,嘴唇剧烈的颤抖说不出话来。

小女孩低着头,她的胸膛在大幅度的起伏,抬起头, “不要伤害我爸爸。

”目光坚毅。

安影睁开眼,她已经躺在地板上,后脑还在隐隐作痛。

光线中许许多多尘埃漂浮。

她双眼 空洞的瞪着天花板,伸手摸到一个尖尖的东西。

寂静的别墅里依旧飞舞着无数灰尘。

被染红的玻璃碎片安静地躺在安影雪白的手腕旁,刺眼的鲜红潺潺的流淌。

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微信扫一扫 送福利